阿榆今天头秃了吗

然而是快乐也好,是愤怒也罢,最后沉寂下来,都成了越发难忍的落寞。

陈铭值得。
因为骁勇善战。
    骁    勇善战。
咔咔格格抠糖我也是疯了。

我们学校?
莫名符合?
东西两楼?
而且艺术生贼多?
并且是升学率比较后面的普高。(这是委婉,我们学校emmm我自己都很嫌弃。。)
而且小卖部很鸡肋的东西也很少?
很多住校生趁着晚饭放学时间点和走读生放学时间点溜出去???

想给才创号没几天的小道长找一个华仔QAQ……

帖几张脸……

在华为渠道服的定风波古道音尘。

id是修离

目前正在卡级,请不要嫌弃我……

有意者加个企鹅先聊聊??

企鹅🐧:347538238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阿榆已经是个废人……啊不,是废鸽了……


【生巍】警察与教授(6)


*终于想起更文的我……




罗浮生和罗诚赶到机场的时候,嫌疑人正准备逃跑,但是当嫌疑人看见大屏幕自己那张大脸和自己的一些姓名之类的相关信息的时候,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不过侥幸心理和求生欲望一向都是人的本能,嫌疑人带上了鸭舌帽走进了机场的洗手间。






警察也不是好糊弄的,通知了人手后开始逐步排查机场内的各个商场店铺,连角落都没放过,信息组给出的资料显示嫌疑人的飞机起飞至少还有两个钟头钟头,所以时间上来说还是有点紧的,毕竟,这个机场也不小。






每个出口都有人把守着,然而机场人多的很,也混乱的很,有些人还很赶时间,你不可能哪一边都照顾到。







巧的是,警察这么想,嫌疑人也这么想,当嫌疑人正要赌一赌冲出去的存活率大一些还是继续躲起来的存活率大时,这个在嫌疑人进来之前放上了“维修”标志的卫生间的外门却被打开了。






“呀,机场的工作人员也太不细心了吧,说是在维修,结果门都不锁,这防的住谁啊?”痞里痞气的语气抱怨着工作人员的疏忽,空荡荡但又狭小的卫生间里,马丁靴踏在地砖上尤其地响。




嫌疑人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却是比那声音还要大,当时他进来就是怕有人撞见他才摆了一个维修标志,结果哪想到这样反而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一边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一边思考着怎么办的嫌疑人却是又开始紧张了。






进来的那个人开始一个隔间一个隔间地把门推开。






“哎呀,这个是马桶啊……诶这个也是。阿这个不是马桶,不过这里好脏啊……”声音越来越近,嫌疑人轻轻地把门锁打开,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小刀,紧握在手心里。






罗浮生给罗诚使了一个眼色,罗诚会意,轻声踱步到门的另一侧,从门的另一边拉开了门,罗浮生早已把枪举起来,站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对准了隔间里边儿。






嫌疑人笑得很恐怖,他知道自己比不过枪但还是拿着刀冲向了罗浮生。






但下一秒,罗诚就把人给按住了。




-

-





嫌疑人被抓回去之后,罗浮生语重心长地对罗诚说:“罗诚啊,你看,你也是个成年人了,要学会承担成年人应有的责任,审犯人这种事情你也该接手了。”






因为很久没有正常吃过饭,正在抱着一小包零食充饥的罗诚瞬间就懵了:“啥?哥?这事不一直是你擅长的吗?怎么突然就丢给我了?”






“问那么多干什么……诶,你为了你哥以后不被那只猫大爷嫌弃和猫大爷的后半生幸福,你就先帮我顶着呗。”罗浮生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




“行叭,哥你去,审犯人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罗诚把零食放到一边,抽了一张不知道谁办公桌上的抽纸擦了擦手做起了审问的准备工作。






这时候罗浮生也收拾好了东西,在罗诚话刚说完的时候就飞奔了出去。






不过他刚到龙大的时候,沈巍还在上课,罗浮生就先到沈巍的办公室里等着了,连着几天的讨论分析,罗浮生可没有睡好过觉,现在一沾到沙发意识就不知道飞到哪个神仙家里了。






沈巍回来的时候罗浮生还没醒,轻手轻脚地把东西收拾好的沈教授开始写起了教案来等罗浮生醒来。






而等到罗浮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沈巍调侃着睡舒服了的罗浮生:“你醒了?……还帮我搬家呢,你先回去睡个好觉吧。”






哪知道罗浮生“蹭”地一下站起来,有些懊恼地拍了拍头:“睡过了睡过了,走吧沈老师我现在就去帮你搬。”







“现在?”沈巍一边看着人一边收拾起了东西。






“啊对……沈老师你现在估计饿了吧,这样,我们先去外面吃饭,然后我帮你搬家,我可是提前了好几天就把你的房间给收拾好了的,你再不去又要落一层灰了!”罗浮生已经开始盘算起接下来去哪里吃饭了。




沈巍看着这个想不到自己却先关心自己饿没饿的家伙,有点想笑,那声轻笑和着一句“那……我们走吧。”弹出来时,罗浮生愣了好一会儿,沈巍正准备问他怎么了时,哪知道这人又突然回神,笑得大而化之地冒出来一句:“沈老师你笑的真好听,人也好看哈哈哈。”




-

-





两个人达成共识地在一家火锅店吃得酣畅淋漓,罗浮生更像是发现什么宝贝似的盯着沈巍看:“没想到沈老师也这么喜欢火锅啊,我还以为沈老师喜欢吃清淡的哈哈哈。”






沈巍把起了雾的眼镜摘了下来,夹了一片火候刚好的嫩牛肉到罗浮生碗里:“没有,我其实挺喜欢吃辣的,我自己做饭的时候也吃的比较辣。”




罗浮生也没管,夹起牛肉就往嘴里送,被烫地龇牙咧嘴的,但就是这样,罗浮生还是接上了沈巍的话:“唉?那我以后蹭沈教授你的饭怎么样啊?嘶,好像确实还有点烫啊……”






沈巍看着罗浮生,一边忍住笑一边给人倒了一杯水,然而水不是冷的,温温热热的,平常喝正好,但罗浮生前一秒还在吃火锅,还被烫了,这下一口喝了不少,就更难受了,沈巍终于还是忍不住,低低地笑出了声。







哪知这一笑罗浮生一下子就安静了:“沈老师,你多笑笑我就不疼啦!”







沈巍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听到这儿,又有些红脸:“贫嘴,好好吃饭。”






“得嘞,都听教授的!”








TBC




【开学礼物】

你正在和手机卿卿我我,却突然后颈一麻,晕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你在一个宽敞有熟悉的房间里,多年来的危机意识让你肌肉紧绷。


“哒、哒、哒”——走廊上一阵脚步声传来,你紧张地盯着那扇门,捏紧了衣角,这时候你才发现,之前的漂亮衣服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肥大的校服。


“终于肯醒了?就你这个状态,呵,考试先生可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哦。”开学推了推眼镜,漫不经心地说。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看清来人之后退开了好几步,恨不得下一秒就逃开,但你知道,你跑不了,毕竟寒假先生那么厉害的人都没能阻止他找到你。


想到寒假先生一个月前把开学一把推开,把你带离了那个学校地牢。后来寒假先生觉得带着你不方便,便把你放在了一个叫春节的老先生家里,然后又去拖着开学不让他找到你……


“寒假先生呢?”你颤抖着嘴问道,“还有春节老先生……一周前我就没见着他了,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春节那个老先生还需要我动手吗?他自己的命本来就不长,跟国庆那个老家伙一样的垃圾,至于清明端午劳动中秋就更不要说啦……”开学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大摞书,丢在了你的面前,“与其想他们,你还不如想想怎么自保吧。”


想着寒假先生的奋不顾身和温文尔雅,还有春节老先生和蔼可亲地笑着给你的漂亮衣服、美味吃食和那一笔不算是小数目的钱,你不可抑制地哭了出来。


开学看着你这个样子笑得更开心了,接着教室里又进来了一个人。


“呵,真是没想到啊,这次寒假居然顶了这么久……估计暑假那边出事了,没准儿暑假上次的伤还没好透,估计会晚一点儿来。”作业施施然地坐在了你面前的桌子上,他挑起你的下巴逼迫着你看着他眼睛,“啧啧啧,哭的多伤心哟……”


话说了一半,作业的唇突然从你的脸庞划过,落在你的耳边,热气伴着作业的话喷洒在你的耳廓上:“小朋友,别想着逃出我们的手掌心……”


呜呜呜呜我的妈吖玩个楚留香把自己玩儿进去了???


原随云x方思明是什么神仙cp


呜呜呜太好吃了吧


快开学了,我作业还没写,你们懂得吧😭😭😭


北极圈24h——《追(R)》沈巍×朱一龙

巍龙给大家15:00准点报时啦!

喜欢这一对北极圈的小可爱们新年快乐吖!吃不下这对的小伙伴们也要快乐吖!

大家好好好学习,好好生活!

阿榆真的超爱你们的!!!

(小声bb这一对开车是真的让我卡文卡的厉害🌚)

我真的很柴很不好吃

差点忘了艾特下一个太太 @茶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