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榆今天头秃了吗

然而是快乐也好,是愤怒也罢,最后沉寂下来,都成了越发难忍的落寞。

【巍面】别以为我小你就可以不注意我!(1)

⭐️大型ooc现场
⭐️大背景为原著,可能有些地方会有剧版设定和私设混入。
⭐️巍澜兄弟情
⭐️欢脱搞笑日常向,可能一如既往的短小


“……所以,这到底要怎么处理?!沈巍你给个主意呗……”赵云澜看着桌子上这个巴掌大小,两跟手指就可以提起来的小鬼面,头疼的问道,“话说你怎么变成这样的?”


“我怎么知道自爆还有这种副作用!想死都死不了!事到如今,要杀要剐随你便,别在这儿恶心我!!”鬼面没好气的朝赵云澜吼着,他现在身量变小了不说,就连他的修为不知为何也随之变弱,打出去的攻击就是打在看门的老李跟老吴身上最多就是起个挠痒痒的效果。想到这里鬼面干脆一屁股坐下来,整个人都垂头丧气的。


汪徵和祝红看着鬼面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母性大发,一会儿揉揉鬼面的头,一会儿戳戳他的脸,鬼面恼羞成怒想要追过去打,然而桌子滑得很,跑了几步就摔了,他本就离桌边不远,这一摔正好摔出桌子,眼看要跟大地来个亲密接触,鬼面眼睛因为条件反射都闭上了,但预料中的疼痛感没有来临,一双暖暖的手掌接住了他。


身为镇魂灯灯芯的郭长城看不得这种小东西受欺负,把他放回桌子上之后才又回了楚恕之身边,楚恕之斜睨了他一眼,拉着郭长城的手就又离得远了些。


“臭哥哥,你干脆再把我关回去得了,不然我咬死你……哇啊!!!”沈巍眼皮一跳,两根手指提起鬼面就往自己上衣的兜帽里一扔,颇为无奈地开口:“你最好老实安分一点,你现在修为还没有以前的千分之一,成不了气候的行不行,我就不把你关回去了,但是从今天开始跟我一起住。”


说完沈巍还抱歉地看了看赵云澜,毕竟自己在特调处也是拿工资的人,因为这个请假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呼……云澜,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赵云澜点头表示了解。


刚出特调处的大门,鬼面的双手就紧紧抓着兜帽以免自己掉下去,一双与沈巍如出一辙的漂亮眼睛东瞅瞅西瞧瞧,发现没什么好玩儿的,于是手脚并用抓着衣服就往上爬,沈巍被他弄得痒痒的,偏过头小声但又警告性十足地说:“别动。”


可鬼面像是会听他哥的话的人吗?他要是听话现在都还在大封里待着呢。于是鬼面继续爬,沈巍想着在大街上不好教训他,不然极有可能会被当成神经病,所以尽管很生气,但也还是随他去了。


鬼面爬了半天,终于是爬上了沈巍的肩膀,贴着沈巍的脖子就坐下了,一只手还拉着沈巍的耳垂不让自己掉下去。然后下一秒,鬼面就听到沈巍咬牙切齿地叫了他的名字:“面!面!”


沈巍这一叫完,两兄弟都恍惚了,仿佛还在他们刚出世那时候。


“臭哥哥……你说说你多久没这么叫过我了……我想让你这么叫我的时候你跟着昆仑跑了……至于现在,我才不稀罕……”听着耳边人强压下来哭噎声,沈巍有些后悔。


不稀罕个鬼…我可稀罕了……你就不能再多叫几遍,现在这样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啊啊啊,臭哥哥什么情趣都不懂……蠢死了……


鬼面自然是不敢把那些话讲出来,就只能在心里嘀咕,突然一根手指头戳了戳他的脸:“别哭了,我不是在这儿吗,你乖一点。”鬼面顿时红了脸,只不过沈巍看不到,“谁哭了,我可是鬼王!鬼王!我怎么可能会哭!!”


“行,你没哭。”沈巍听着鬼面炸毛的叫喊声,心里没来由的有些高兴,搓了搓刚刚戳鬼面的手指,觉得手感还不错,“坐在这里就坐好,别又摔了。”


“啊……知道啦!”鬼面啃着手指一边回答着。


等到沈巍回到家,发现鬼面早已经随着走路时的颠簸而睡着了,只是那小小的手还抓着他的衣服没放开,犹如万年前自己在遇到昆仑以前一样,其实鬼面从来都这么依赖自己。想到这里,沈巍的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






TBC.

评论(73)

热度(1427)